新闻动态

<<返回上一页

新闻通稿的癌症:为政绩夸大事实土围子吹牛自

发布时间:2021-09-14 21:31来源:未知点击:

  党政机构企业事业单位,做宣传的人,要按照新闻规律办事,不要自娱自乐,自嗨,吹牛皮!吹牛不上税,不过吹大了可能就连锅端了!欺诈和虚假宣传,违规营销宣传产品功效、误导和欺骗消费者等违法行为!

  啥意思?就是说,要在新闻通稿中,不说“昧良心”的话,不说“不靠谱”的话,在发布公关性通稿时,不含糊其词、不隐瞒事实、不避重就轻。

  实事求是,突出重点,拒绝空话,要干货,要实质内容,挤掉水分和脓包!简单明了,交代信息,不要自夸,不要动不动新闻消息导语里面列出一长串领导自嗨的名单。消息导语简洁朴实,人物、时间、地点、起因、经过、结果,把这六要素串起来,弄成通俗易懂的句子,就是好导语。

  几年前,工业头条网上发表了一篇名为《GE获新“三峡”水电站心脏订单 中国企业要加把劲!》的文章,令我们意想不到的是,竟引来了部分业内人士的讨论,并引发了争议。

  文章其实很简单,绝大部分内容只是转发了GE中国发布在官方微信平台的一篇新闻稿《续写三峡新传奇 GE喜迎开门红!》,并在开头加入了几句微评论。在GE撰写的文章中,乌东德这座千万千瓦级巨型水电站,其中6台套850MW的混流式水轮发电机组及其相关设备,被GE所获,GE为此表示欣喜,甚至将此视为“一份新年礼物”。乌东德水电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是三峡集团继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之后,又一个巨型水电站项目。为此工业头条评论认为“为乌东德水电站顺利建设而欣喜的同时,也为中国企业遗憾”,“如此具有特殊意义的项目,如果能用上完全自主的中国芯,该有多好啊~”。

  当时,工业头条并未将与乌东德一同招标的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三个水电站也算入其中,当然,如果四个项目一起统计,中国企业的中标数量确实大于外国企业,尤其东方电气和哈尔滨电气表现神勇,百万千瓦级的水电机组令我们极为骄傲!这一点我们未加以说明,而遭到了一些业内人士的批评,我们虚心接受。但工业头条网还是要表示一下这样的观点:如果,如果四大水电站真的全部由中国企业中标的话,那有多完美啊!

  但是,这却仅仅是个开始,接下来,针对这篇GE自撰文,一些发电设备行业的业内人士却是这么评价的:“GE这么吹也能一点不脸红!够意思!三峡集团同一批招标的机组中,其实他不过拿了些为数不多的小机组。”还有一些认为,GE根本就没有获得订单,获得订单的是阿尔斯通。GE通过一手“移花接木”,即收购阿尔斯通而将这些订单归于名下,业绩秀得“有点过”。

  据光明日报报道,2018年5月,陕西安康下辖的平利、宁陕两县“五一”小长假期间旅游收入分别达到8.2亿和13.99亿,人均消费约6千?日前,有网友对这两县的“五一”旅游收入数据提出质疑。之后,平利县相关报道经修改后,原来的“8.2亿元”变为了“0.82亿元”,宁陕县的“13.99亿元”,变成了“1.399亿元”,缩水至十分之一。

  两县的数据同时出错,出错均在收入一项,出错方式均是小数点错点一位,不能排除一种可能:这系网站编辑一时“手滑”所致。至于为什么两县的出错方式如此一致,只能说这个概率不太高的巧合,就是发生了,天下之大,何事无有?

  很显然,网民的担心更多指向另一种可能:会不会是数据造假,在被质疑后又修改了?十倍的造假幅度,确实足够刺激眼球。近些年,造假之风颇令人瞠目结舌。2017年,辽宁、内蒙古、天津等地相继曝出经济数据作假,有的地方甚至是持续多年系统性、大幅度的造假。那么网民对于两县显著异常又错误类型高度一致的数据有所怀疑,也在情理之中。

  按行政决策的逻辑环节来说,吹牛理当要上税的。数字报上去了,还需在各个环节筛一遍。收入报上来了,税务系统需要核对应税数字能不能对上,也要以税款为依据审议相应盘子的财政预算,最后财政决算时再核对财政款项花费花在何处。如此一串链条,只要有效运转,那么一处作假,在下一个环节必然付出代价,多报上去的收入,需要统计人员自掏腰包也好、东拼西凑也好,总得将窟窿填上。如此一来,吹牛上税,还怎么吹牛!

  对于人名、地名、数字及专业术语等,记者与编辑均会认真核实,但对于地方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发布的新闻通稿,常常是不疑而用,结果出现了新闻失实,成为近年来假新闻激增的一个重要源头。

  新闻通稿在我们国家原指新华社发布的重要稿件。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为统一口径、便于记者采访也谨慎发布一些新闻通稿,这些通稿在使用中,需要认真核实,防止报道翻车,媒体连累躺枪。

  外围资料的搜集,一定要保证是可靠的信息源,权威渠道、权威人士的信息一定比网上随便搜来的可靠得多。

  一定要用新闻规律办事,不要以为吹水就是宣传,吹水就是做大了品牌。少用夸张修饰的形容词、副词,不要把所有参加的领导嘉宾都写上,而且每个人的头衔不宜太长(有些头衔已经快占到一行)第一段就开始用大量形容词、副词、修饰短语堆砌无用信息,那是蠢人干的事情!

  另外,通稿写成广告文案自嗨,那是蠢人干的事情!把通稿写成公文,那是更蠢的行为,新闻通稿官腔官调,不伦不类,既不像公文,又不像报道,看到空话套话废话读者就会起腻歪,呕吐恶心是正常反应。

  一个持客观立场的行业媒体,在长期调查、研究和数据分析的基础上,对热点问题、潜在问题拿出有思想、有深度、有说服力的各种报道,其价值不仅仅是能够帮助企业少走弯路、落陷进、丢机会,更能够为行业发现、决策疾呼,反应市场及民声,这些,可以影响行业发展方向或存亡。

  喜欢吹,喜欢夸大,这是很多单位做宣传人的癌症,改不过来!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做媒体的人要反复推敲新闻通稿是否是“糖衣炮弹”,要谨防掉入发布方设计的“温柔陷阱”,不给他们的胡说八道,新闻事实造假,提供可能性。新闻单位的编辑记者在使用新闻通稿时,不能盲目迷信,一定要仔细核实、谨慎对待稿件,多长几个心眼,多核实,多排查。

  材料,务必要做到观点表达准确,防止主观臆断和片面性。按照新闻规律办事,对绝大多数企业来说,根本做不到,媒体也清楚这一点,发来的稿件没有几个懂行的媒体人认为真的像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一般都会加个小心,持质疑排疑的态度来仔细核实的。

  引用有出处的官方文件或者领导讲话,要做到原汁原味、毫厘不差。在对背景材料进行引用时,也要谨慎使用主观判断,或者带有感性色彩的词语。

  对企业来讲,通稿越“成熟”越容易产生越俎代庖的问题。活动的宣传看似掌握在企业手中,但效果就取决于通稿的写作质量了。

  而实际上,大多数企业的通稿都不是高水平的新闻稿;对媒体来说,养成了懒惰的习惯,并不利于媒体对企业的深入了解和生动表达。

  官八股是啥?无比正确的废话,空话,套话,硬邦邦简单粗暴的广告词宣介,发了等于没发,没有什么实际有效的传播。新闻不同于公文,它更加活泼、多样、接地气。写新闻通稿要学会用一个讲述者的视角去叙述,用一个听故事者的心态去阅读和修改写好的新闻通稿。

  写的时候要站在新闻中的主角——读者的角度去写,你做的是公共传播,大众传播,不是自嗨,自娱自乐,也不是给自己土围子里的领导过把瘾就死的自吹自擂,写好后,再站在读者的角度去思考如何评判这篇新闻,考虑哪些地方需要修改。

  除了反复推敲新闻通稿的准确性,记者还需要灵活、创新地使用通稿:要善于从“统一”的新闻通稿中,提取出契合自身所在媒体立场和风格的侧重点,挖掘出有特色、有深度、有价值的新闻报道。

  读者和听众关心的是作者想要说什么,而不是作者采用的是什么样的风格。文章的色调唯一目的——必须是能读者把作品一口气读下去,而不是让他不想读作品。

  如今,看惯了接地气的网络文章,瞄到新闻稿时,一般也就看个标题和文章第一段,就关掉了。如果都是空话,废话,套话,没有实质内容,注定没人看!写了也是白写,垃圾稿谁爱看,谁看!

  将企业想突出的主题和背景、相关专业知识,用并列平行的形式呈现。能够根据媒体的特点采访、构思、选材、写作。用一条主线串下来的通稿,貌似接近新闻成品,实则将媒体对事件可能的认识和挖掘取消了。

  事实上,现在的企业活动和事件,为了扩大宣传,往往邀请来行业、社会、网络媒体,甚至新媒体。而一篇严谨的封闭式通稿,根本无法照顾到媒体种类的差异化需要。

  在数字时代,信息源的重要性降低,传播的有效性上升。1000篇相同的通稿也是一件事情、一条新闻,很快就会被淹没在海量资讯中。相反,如果媒体能够结合各自特点和需要,制造出不同侧重点的宣传报道,就会形成多次传播。对企业而言,宣传的效果就增益了。

  党政机关和企业内部宣传人员,大多数人写东西是想宣传自己的领导,给他们捞取一些政绩。他们的宣传思路很落后,本能化地夸大其词,能够读到类似新闻的人,大抵都要为世俗生活所迫而连轴运转,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细细考察这些无关个体利益的事,所以如果他们写出来的内容没有和其他更多人的民生利益相连接的话,是没有人愿意读的,谁喜欢围观和自己无关的土围子里的表演性自嗨,自娱自乐,自吹自擂?

  好的通稿需要成为“接线员”,能够在鲜活生动的素材与媒体记者之间,搭起一条热线、通道。比如在组织新产品发布会时,应该支持媒体做个性化深度采访报道。

  行业人士往往对相关话题保持着长期的兴趣,尤其是深度感知的兴趣,更少浮躁、更少猎奇,而持续的、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深度调查和报道,是支撑企业自身商业判断与决策的重要依据之一。因此,有内涵有深度的报道才是符合他们需求的。

  现在的很多情况是,企业组织方发布完通稿就大功告成,对媒体个性化采写需要的联络组织,都几乎为零。而这一部分正是新闻出彩、宣传增值的领域。

  通稿要敢于做个“故事大王”,通过生动具体的人物和故事印证通稿的理念和观点。最好能提供有成绩的样板市场、有故事的样板人物,并通过组织,使媒体与他们直接见面采访,形成主题鲜明、言之有物的活泼报道。

  另外就是仔细修改,层层阅览排查错误,邀请同事进行查错,低级的错误比如符号使用、错字漏字等,高级的错误比如逻辑漏洞、行文格式、语病等,都需要发现并改正。

  写作这个事,没有捷径可以走,只有不断地锻炼,不断地摸索,不断地写,这样的笨办法,其实就是巧办法。

  since—2006年,道南正脉,发端湖湘,中国最具影响力新闻教育书院,资深媒体人领衔,助力新闻业界学界,互联网+线上教育+地面实体公开课,多家新闻院校教辅平台;践行新闻儒学,启承传媒界育德树人先风。